NEWS

上海9名残障人士进站受阻 “电动轮椅”能否上地铁

2019-12-04

  9名残障人士进站受阻,“电动轮椅”能否上地铁

  轨交方面回应“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竭力帮助”,但新辅具带来的新问题尚待求解

  ■本报记者 毛锦伟 车佳楠 邬林桦

  11月13日上午9时,9名依靠轮椅出行的脊髓损伤残障人士,在驾驶装有电动车头的轮椅进入上海轨交3号线宝杨路站时遭拒。这番遭遇在网络上引发热议:驾驶装有电动车头的轮椅能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申城轨交拒绝其进站乘车是否有依据?残障人士的无障碍出行如何保障?

  对此,记者采访了残障人士、轨交等各方,进行了深入了解。事实上,轮椅电动车头是一个新鲜事物,多名脊髓损伤残障人士均表示,这种车头的出现,解决了他们此前出行存在的种种“痛点”,让他们独立出行成为可能。但就目前来说,这种车头的使用范围在多项法律规章中均没有明确,其安全性能更有待评估。如何看待新式辅具带来的新问题,是这一事件的核心所在。

  让不让进站?遭拒率约30%

  根据王女士的个人经验,乘坐加装电动车头的轮椅进出申城轨交站,遭拒几率大概为30%,不算太高。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上海宝山区的缪女士,她是上述9名残障人士之一。她说,当时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共33人组成一个旅行团,11月9日从上海出发乘坐游轮前往长崎游玩。33人中,24人是残障人士。他们能独立完成出境游玩,全靠可加装在轮椅上的“电动车头”。这种加装在轮椅之上的电动车头,由车把龙头、锂电池、电机、车轮、刹车等构成,通过轮椅连接组件与普通轮椅接上后,就可以用双手操控车头带动轮椅前行;将车头拆卸,就是普通轮椅,非常方便。

  11月13日上午9时,包括缪女士在内的9人,结束旅游从上海国际邮轮码头下船后,开着电动车头坐着轮椅,赶往3号线宝杨路地铁站,想换乘地铁回家。进站后,9人被值班站长拦了下来。站长告知他们,根据规定他们的“轮椅车”属于加装自带动力系统和方向控制的无障碍轮椅,属不得进入地铁开行的交通工具。缪女士说,她很快协调所有人主动断电,拆下车头,表示愿意将车头作为随身行李带上车,可值班站长仍不予放行。

  但申通地铁却给出不同说法,称当时之所以不予放行,是“由于部分轮椅乘客不理解,不同意拆除动力装置,在解释沟通上使用了较长时间”。不过,经过长达两小时的沟通协调后,最终9人在全部拆除车头并切断电源的情况下,由车站工作人员、驻站民警等帮助进站乘车。

  缪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记者从上海市民服务热线“12345”了解到,多位依赖于加装电动车头轮椅出行的残障人士反映,在进入申城轨交乘车时均有过被阻拦不予进站的经历。一位王女士反映,她10月10日在轨交3号线虹桥路站进站乘车时也遇到阻拦,后反复沟通才得以进站乘车。

  但王女士称,根据她的个人经验,乘坐加装电动车头的轮椅进出申城轨交站,遭拒几率大概为30%,不算太高。

  能不能进站?拆除车头可进

  申通地铁发布《情况说明》,明确电动轮椅在拆除车头后可以乘坐轨交,以保障残疾人的正常出行权益。

  缪女士乘坐的“轮椅车”能不能进入轨交站?

  《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第九条规定,凡进站、乘车的,禁止“携带自行车(含折叠式自行车)”,禁止“使用滑板、溜冰鞋”。上海地铁运营中心表示,根据这一条,自行车、折叠自行车、共享单车这些肯定是不允许进入地铁的。不过,不能据此认为除了上述规定之外的其他各种形式的代步工具可以进入轨交站。一个佐证就是此前曾短暂风靡的“电动滑板车”。申城地铁运营部门曾明确表示,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禁止在地铁内使用。原因是地铁是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人、车的速度之差较大,容易导致冲撞事故。以此类推,最高设计时速为每小时20公里的轮椅电动车头,显然不允许大摇大摆地开进地铁。缪女士在与轨交站工作人员沟通时,对方曾拿出一份《规范性附录》,其中不可进站代步工具中包括“电动类含方向控制的无障碍轮椅车”。

  将电动车头拆卸,作为行李带进站可以吗?上述《守则》第八条规定,“携带的物品重量不得超过23千克,体积不得超过0.2立方米,长度不得超过1.7米。”记者询问了缪女士,轮椅的电动车头重量大约在15千克左右,体积和长度并不超过上述限制。理论上来说,将车头拆卸后作为行李,在包装好并不妨碍其他乘客的前提下,应该可以带入车站乘车。